社群是小程序的基石

帅为科技 · 2018-07-16 16:04

   微信和Facebook真正想做的依然是一个通吃者的角色,即“系统构筑+智能引擎”。2016年4月13日,Facebook开发者大会发布了开发者平台Messenger Platform(测试版)bot用对话取代了UI,用户只需对话就可以进行查看天气、预定餐馆等操作;并且同步公布了API等开发者工具,开发者在Messenger应用上面开发Bot,或者在Messenger网站上开发小部件。在Bot上线之初,就有评论认为Bots可能会取代Apps,跟微信小程序计划刚出来时那些评论如出一撤。

然而一年之后,这一实践并未取得理想成果而被迫转型。转型之后的Facebook Bot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限制、搜索查询功能的不足以及Bot本身的页面设计混乱等原因,使得3万个以上的Bot成为鸡肋。

在2017年的F8大会上,Bot仍是Facebook发展的重点,扎克伯格提出了加入发现Bot入口,聊天第三方扩展程序,来自M的建议与Bot二维码等四项改进措施,试图挽救Bot的不温不火。

其实,分析历史人文、地理经济、政治环境、宗教哲学等原因后我们不难发现,Facebook与微信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生存土壤。即使扎克伯格不断地强调“开放”、“连接”、“平台”这样的愿景和姿态,也难以改变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固有的个人主义价值观。而在中国,霍夫斯泰德文化维度理论研究显示,人民自古以来就受集体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形成了主流的集体主义价值观。

这一价值观的差异导致了群生态在亚洲更具有普遍性,在欧洲和北美的发展却不够规模。据了解,有19亿用户的Facebook只有大约5%的用户是类似团体的成员,而在一项美国社交软件用户群聊使用频次的调查中,我们发现有超过一半的用户表示一周少于一次甚至从没用过群聊,群生态的不够普遍也是限制Facebook Bot成功的重要因素。

反观微信,与Facebook不同,微信的发展有其独特的优势。当脸书被拒于中国的国门之外的时候,微信成为中国用户的第一选择。除此之外,有着独立选择权的广大海外华人群体也由于自然延伸性和天然的集体主义价值观被凝聚到了微信的社交圈中。独特的群生态优势与微信红包等文化依托使得微信拥有庞大的社群,也使得病毒式营销和传播成为家常便饭。